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泰

为理想而奋斗LonelyTai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其实,爱情并不是人生的全部,当爱已不在,能够潇洒地放手。放过别人地同时,最重要的是也放过自己一条生路。毕竟,我们应该为自己而活,不是吗!!!!

四叶草一样卑微地爱  

2010-12-04 20:37:03|  分类: 遗失青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那一段如四叶草般的爱恋,原来从一开始就在茫茫草海中深藏,等待,与你共经春夏,并容忍你的忽视——直至最后别离。

 

 

    认识高灏雪时,恰巧是学校的第一个二手交易节。已是大二的我和几个元老级的朋友在左右踌躇后,最终决定将所有难以带走的家当罗列而出,挥泪贱卖。

当我们把这些自认为是品种齐全的物品摆放之后,才发现天外有天。我们几个大男生的衣服,裤子,还有电脑等等“大型设备”加起来的面积,还不如一个小女生的服装总量。

经管系的一个朋友说,这叫地利,不论我们怎么摆,都会有人看了。

结果,我们站在最有利的地势上,对着无情烈日流了一早的汗,一只笔都没有卖出去。看着隔壁的“川流不息”,我们实在是难以坐立。

你说她是不是开服装店的啊?要不哪儿来那么好的口才,那么多衣服?朋友发出这样的疑问后,迅速地得到了我们“主席团”的认可。

哄笑声中,有人朝着我们的位置瞅了瞅。不一会儿,有人走了过来,在挑拣了许久之后,眼放异彩地拿着我去年新买的波斯登羽绒服问,这件衣服多少钱?

我和朋友们对望了一眼,心想,这真是行家,真有眼光。于是,我在原价上打了个三折,豪迈地说,五十你拿走!

我还没说这价就想着,这人要是听到还不乐疯了?可没想到,这人竟然双手拽着衣服说道,二十!二十我就拿走!

我一脸的泪水往嗓子里咽,几乎是哽咽着叫他赶快拿走。

哪能像你们那样卖东西?再这么卖下去,不亏死才怪。隔壁的服装小妹大声朝我们说道。顿时,我们像抓到了救命草,赶紧请教。

死缠烂打之下。我们以一顿饭的代价合并了。强强联合果然凑效,没过多久我们的破铜烂铁就卖得差不多了。

傍晚,捏着从她手里接过来的一大把零钱,我和朋友们忽然无言,硬是要请她吃饭。

就这样,我们相识了。

 

 

 高灏雪是南方人,和我一级,中文好得出奇。她能把类似于《岳阳楼记》这样的长篇古文一字不漏地背诵下来。在很多人眼睛里,这或许不算什么,可对于我这种连写白话情书都满篇错字的人来说,确是生平也无法达到的高度。

     自习时,我百般诚恳地对她说,我爱上了一个大我一届的女孩儿。她惊讶地看了我一眼,转而又欣喜地问,是谁呀?是谁呀?

     我说,你先别问了,反正这次你一定要帮我。她诧异地看着我说,这是你私人的事儿,我怎么帮你?我朝着她嘿嘿地笑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 第二天,我把高灏雪连夜帮我写好的情书递到了那个女生手里,约她晚上一起吃饭。为了保证万无一失,我特意将信件复印了一份,并且在反复默读后将其背诵,牢记在心。可文中有一句话,我老是不明白。于是,我对高灏雪说,天南地北双飞客这句话好象有点不大合适吧?她是北方的,我也是北方的,我们坐客机回去时怎么可能是天南地北呢?

     高灏雪在一旁大笑,直到泛出些许泪水。她说,你照我写的念就行了。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 结果,那女生被我的“文采”折服了,和我开始了交往。逐渐地,我们坠入了爱河。很自然,有了爱情后的我,和高灏雪的关系慢慢疏远了。

     一个月后,女友的生日即将来临。天生就没有任何浪漫因子的我这才想起高灏雪,赶紧给她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 她在那头不冷不热地说道,还是以你的意思为主。我忽然恼怒了,问她,你是不是不愿意帮我?

最后,她给我出了一个让人颇为疑惑的主意。要我在生日那天,送她一盒亲手摘来的四叶草,然后对着蜡烛让她许愿。我不知道一盒草的魅力有多大,反正我只是了解,四叶草的作用和流星一样,都是用来哄骗小女生愿望的。

生日前一个星期,我又给高灏雪打了电话,告诉她我实在不知道上哪儿去找一盒四叶草。她说,那些树下就有,三叶草和四叶草是在一起的。我说,我找过了,都是三叶的,没有四叶,要是你知道确切的位置,那你就帮忙找一盒吧。话毕,我压了电话。

果然,生日那天她送来了一盒四叶草。我一边埋怨她太过于小气,只弄那么小一盒,一边往女友所在的饭店赶。

我按高灏雪所说的做了。女友抱着我哭得一塌糊涂,说要爱我一辈子。可实质上生日后没过多久,我们的爱情无故夭折了。原因是她毕业了,去了南方。这一份在学校轰然开始的爱情,当然也只能在学校里淡然结束。

灼热的夏夜里,我在足球场上酩酊大醉。高灏雪在旁边不发一言,听我发了一夜的感叹。最后,我问她,你是不是早就看出我和她会分手?你是不是认识她?她摇摇头。我说放屁,要不然你怎么会早已知道她要去南方?高灏雪焦急地说,我真不知道。

我扯着她的手,怒吼式地问她,那天南地北双飞客是什么意思?她顿时无语。

微凉的风中,我放声大笑,一脸热泪。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

之后,我再没和高灏雪联系过。这样的欺骗,是我难以接受的。

转眼,已近毕业,大家忙着找工作,论文答辩和补考事宜。我四年连挂五科,弄得现在整天忙到焦头烂额。

考试结束,我忽然觉得老了好几岁。大家都在兴致昂然地筹划着毕业晚会,我也加入其中,抱起了许久未弹的吉他。

人群中有人问,主持人的台词谁写?室友冲着我大喊高灏雪的名字。我这才猛然想起那个曾用天南地北双飞客来形容我爱情的女孩儿。

我笑笑,给她发了个短信问安。因为我觉得,哪怕是天大的恨意都应该在离别前的时刻里消停了。

她回了我的短信,依旧和当日那般地热情洋溢,仿佛我们从未离开过一般。可尽管这样,还是无法阻挡这场伤人的别离。

临别前日,高灏雪来送了我,帮我一切的行李整理妥当。我在依次抱过了所有来送行的朋友后,才转身去抱了抱她,我没想到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她,竟然会在那一刻突然大哭起来,紧抓着我的双肩。

我拍了拍她的头笑道,你看,我们也要成天南地北双飞客了。我原本以为她会因为我这样的幽默破涕为笑,却不知。她哭得更加厉害了。

一年之后,所有的回忆和伤痛都已然平息。我也靠自己的努力找到了一份相对较好的工作。

周日,我骑车载着侄儿去上培训班。归来之时,他说语文老师要求他们多读诗词。对文字一窍不通的我二话不说带他进了书店,买了三四本诗词鉴赏。

屋内,他兴奋地一页页翻来翻去,偶尔大声朗诵几下。可孩子就是孩子,终究是没什么耐性。在一阵折腾后,躺在书桌上沉沉睡去了。

帮他盖上被子后,我顺手将书拿了过来,随意翻了两下。忽然,一句词吸引了我。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。”

我笑骂着,这样的诗词怎能让小孩儿读?这不明摆着诱导青少年吗?可后一句却让我再也笑不起来了。

“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”我默念着这句让人难以深懂的古词,忽然想起那个名叫高灏雪的女孩,想起当日的相识,还有最后的别离。

窗外,碧绿的三叶草已悄然长满了一地。我站于树下,忽然想起当日的那盒四叶草。于是顺着边缘一步步向内摸索而去,打算找寻几片,缅怀我当日的爱情。

烈日下,我足足搜寻了十几分钟,才摘到一片。顿时,我才难以想象,当日的那盒四叶草,耗费了她多少心血,可对于她如此默默无闻地卑微付出,我竟然毫不知觉。

原来,她所要表达的并非那一句“天南地北双飞客”。而是前一句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。”

可这份已被深埋的爱,又如何挽回?它看似和四叶草一般奇特殊异,实质却是那般卑微素洁。从一开始它就在茫茫草海中等待,与你共经春夏,并容忍你的忽视,直至最后别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